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资讯家具摆设正文

中越边境红木家具市场:选材差异致价格悬殊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5-06-07 浏览次数:82
中越边境红木家具市场:选材差异致价格悬殊   从越南进口的特色商品中有两个主角,一是水果,一是红木。“水果卖得再多,又能有多少利润?”凭祥的红木商人语气里略显骄傲,他们或在越南办厂加工,或向越南人直接买半成品家具,边境的区位优势让这里成为一个红木家具的批发市场。但即使在这里,红木家具的标价依然高得令人瞠目结舌。从越南的同济到凭祥的浦寨,善于经营的商人们在这条红木之路上已赚得盆满钵满。
  
  浦寨村:最大的边民互市点
  
  凭祥市的浦寨村是中越边境线上最大的边民互市点,距离市区15公里。一大清早,挂着越南车牌的大型运输车队从中越边境1091号界碑旁的国门鱼贯而入,几个头戴尖斗笠,蒙着严实口罩的越南妇女穿过车轮滚起的烟尘,挑着扁担一颤一颤地走入大门——她们背后是与中国接壤的越南凉山省文朗县。
  
  在浦寨1000多家商铺里,超过500家都在经营红木家具。从界碑处回望浦寨,夹在群山间的狭长地块上商铺林立。装卸进口热带水果的大型货场和旅馆、饭馆,以及卖日用百货、越南商品的小商铺位于山脚的低洼处,鳞次栉比,熙熙攘攘。顺着山势越过一处大陡坡进入平缓地带,喧嚣绝迹,红木家具交易市场呈现出另一种面貌。
  
  与山脚下的嘈杂比,红木家具市场整齐安静。用围墙包裹住的家具市场以经营半成品为主,间或有几家出卖回收来的红木旧家具。这个市场里的商品,基本上全部来自越南,由于越南人的习俗是正月二十三才算过完了年,此时越南尚无新货可进,很多商铺门庭冷清。也有一些勤快的越南商人开了张,在铺面门口摆一个火盆,烧点越南冥钞进去,再摆上一大盘红红绿绿的水果,寓意生意兴隆。
  
  吴星强的家具店与半成品市场一条马路之隔,门脸正冲着马路,三层展厅显得相当醒目,印着他相片的灯箱家具广告沿着店面两边的路灯铺陈开来,这都显示了他在此处的地位——吴星强是唯一一个能在浦寨开成品家具店的商人。凭祥的家具市场分为两大片,浦寨以半成品和旧家具为主,位于凭祥市内的南山红木市场,全部卖的是再加工后的家具成品,半成品是不允许在浦寨之外销售的。
  
  凭祥的红木市场,外地人占了绝大多数。吴星强是福建莆田人,1995年就到了这里。“刚到这里不知道有什么事可以做,我就每天坐在路边观察来来往往有多少人,都带着什么货,手里拿张纸,在上面画正字。那时候一天也就一两百人,后来发现,每天走来走去的就那么几个人,当地人管他们叫‘狗拼’,就是搬运工。扛的都是一些中国日用品,手电、扑克、电池还有玩具。”
  
  吴星强面庞黝黑,告诉本刊记者,自己“天不怕地不怕”,在来浦寨之前,他经历了从腰缠万贯到破产被银行起诉的人生起伏。1980年,改革开放不久,吴星强14岁。“那时候刮台风,台湾的渔船停靠在小岛边上避台风。当时他们无法上岸,我们就拿着公鸡、母鸡还有鸡蛋去和他们交换,把东西放在篮子里,吊上去,跟他们换手表拿回去卖。”交易多了,吴星强就开始拿钱和台湾渔船交易,“后来就发展到公海上去截货,买回来拿到福州去卖。当时很流行录音带,买回来用录音机复制了再拿出去卖,张帝、邓丽君、龙飘飘的,都很好卖”。
  
  在那个年代敢闯敢干,吴星强越做越大。“做很多生意,有钱赚就做。搞装修、开歌舞厅、代理新加坡进口食品,还承包山林,把树都砍掉,改种果树。结果做得太多,不懂得管理,乱花钱,到最后没有钱了自己都不知道,欠了100多万元的债还不了,结果家里也待不住了。”
  
  吴星强带着老婆孩子逃了出来,最初选择去了越南。“我当时找到南开大学的一位教授,我问他,像我这种情况,没有路可走怎么办?他跟我说,到越南去!”这位教授解释给吴星强听,在这样的地区,政治上和经济上的地位都相对特殊,当地的法律、政策也很不健全。“经历过改革开放那个年代,我也是从不健全的法律体制下出来的人。教授告诉我说,我这样的人到了那种地方还有发展的空间,我有经验。”吴星强说。
  
  1995年,吴星强投靠在越南的老乡,不但没谋到出路,所有家当还被骗光了。垂头丧气的他从越南回来,途经浦寨。“我当时觉得,越南待不下去,边境也可以。当时就狠下心,只要饿不死就绝不回去。”
  
  一开始是从内地进货卖给越南人。“开始是卖玩具,可是怎么卖都卖不出去,后来发现别人进的便宜货,售价比我的进价还低。后来又从福建老家进羽毛球拍卖给越南人,羽毛球是他们的国球嘛,刚做了一个月的生意,客商就要求去福建工厂参观,参观完就直接和那边做生意了。”做了几次都没成功,吴星强开始卖越南货。“当时边境地区流行戴越南人的圆形绿军帽,11块进货,卖25块,那时候开始有人来边境这边旅游,每天卖个十顶八顶的,一天能赚100多块。从那时候开始,我发现卖越南货能赚钱!”
  
  赚了一点钱,吴星强开始卖越南工艺品。“小时候我在家学过木工,知道木头这东西,越硬越好,越重越好。我当时觉得越南的红木很硬很重,隐隐觉得这是好东西,但当时还没有意识到。”
  
  这个感觉敏锐的商人说他始终在观察着市场,他回忆道:“从1997、1998年开始,有一些越南华侨拿着半成品到浦寨来卖,从越南进货,在浦寨自己组装。那时候还有一些越南人做,背后当老板,雇华侨在这里卖,每件家具规定好,售价不能低于多少,有些华侨抬高了价卖出去,赚了都是自己的。”
  
  “看别人做生意,我心想,这木头这么好,一定能做很久。但入这行要有本钱,等我真正开始做家具,已经是2003年了,我运气好,入行的时候正好碰到了涨价。我卖的第一个床,一下子就赚了几千块。”吴星强记忆深刻,“赚了钱我就投进去,只要有越南人把货送过来,我就买回来组装好。慢慢就开始飞速涨价,有时候进了货卖不掉,结果反而更赚钱,价钱一直在往上涨,1万多元进的货,出手时能卖十几万元。”
  
  木材价格在飞涨
  
  在凭祥,如今生意做得好的商人说起2008年金融危机造成的市场低迷,个个表现得云淡风轻。尤其是在南山红木家具市场里,每家店铺动辄都有几百甚至上千平方米的展示厅,里面摆放的家具总价也在数百万至上千万元。“资金雄厚,有固定的客源。”越南华侨徐昌彪信手摆弄着茶具,悠闲地泡着功夫茶,告诉本刊记者,“那时生意是差了一点,但到了2009年,市场很快复苏了,2009年末的时候,黄花梨的价格比年初翻了一番。”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